学习十九大精神
学习十九大精神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十九大精神

党的十九大后,基于“总体国家安全观”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若干思考

发布日期: 2017-11-14浏览次数:

党的十九大已胜利闭幕,其重大意义与将产生的深远影响媒体多有报道。很多人注意到,十九大报告55次提到“安全”,其中18处是“国家安全”。这充分显示,我们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关注国家安全。十九大报告对国家安全做了前所未有的开创性和系统性阐释,集中性地呈现为“总体国家安全观”:“统筹发展和安全,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个重大原则。必须坚持国家利益至上,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统筹外部安全和内部安全、国土安全和国民安全、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加强国家安全能力建设,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总体国家安全观”是一个广义的安全观,极大地包容了一切有关国家安全的领域和要素。

同时,十九大报告也对“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了深刻而系统的阐明:“中国人民的梦想同各国人民的梦想息息相通,实现中国梦离不开和平的国际环境和稳定的国际秩序。必须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坚持正确义利观,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谋求开放创新、包容互惠的发展前景,促进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构筑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有效回应了在我国快速崛起过程中、世界人民对于应对当前全球性难题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的期待,为世界人民提供了一个不同于现今西方构建和主导的国际体系的新选择。

一方面,我们已经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时代,另一方面,我们正在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心,作为一个前所未有地接近伟大复兴的中华民族、一个快速崛起的全球性大国,“总体国家安全观”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思想共同构成了我国新时代的大国宣言:维护总体国家安全是我们的基础和底线,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决不容许任何人以任何形式侵犯;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我们的理想和追求,是中国人民既追求自我发展、又兼济天下的宏大胸襟与伟大抱负;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一个负责任的世界大国首先必须对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负责任;维护总体国家安全必须着眼于统筹外部安全和内部安全、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国际和平与秩序、全体人类的共同发展是我国长远发展的战略利益。由此可见,“总体国家安全观”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无缝对接的。鉴于此,我们应在以下若干方面提升观念、厘清思路、夯实基础:

第一,“总体国家安全观”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都坚持以人民利益为核心。十九大报告重申,“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总体国家安全观”兜住了人民利益的底线,“人类命运共同体”规划了人民利益的理想。十九大报告做出了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战略判断,据此发出了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号召,更谋划了到2050年先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再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战略,其中的主线,无一不是人民利益。具体而言,人民的至高利益就是十九大报告提出的“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这是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的有机融合,也是中国共产党一心一意为人民谋幸福的最佳体现。

“总体国家安全观”除了传统的国土安全,更加注重国民安全,或者说,将国家安全落实为具体的国民安全。我们以前限于落后的国家实力,无法充分确保全体国民的安全,只能优先重视整体上的国土安全;今天,我们的综合国力已经到了足以不惜代价坚决捍卫每一个中国人安全的境界。于是,才有了举全国之力的抗震救灾,才有了誓死如归的反恐行动,才有了远赴千里的海外撤侨,才有了跨越全球的海外追捕。我国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在全球化的今天,国内外人口的大规模、快速流动,真正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给国民安全带来了全新的挑战。国际化的安全挑战,注定了必须要有国际性的应对。“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命运”的说法既是全体人类共同的、长远的命运,也是每一个个人自身的命运,人身安全是人民最基础性的利益。为此,“总体国家安全观”明确提出“以人民安全为宗旨”,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既蓦高远、更求务实的作风;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将崛起中的中国明确定位于“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同样着眼于维护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

第二,“总体国家安全观”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都坚持以发展为基础。十九大报告再次明确,“当前,国内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复杂变化,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前景十分光明,挑战也十分严峻。”改革开放之初,正是邓小平关于“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主流”的远见卓识与战略判断,让我们树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路线,历经国际风云变幻,我们始终不渝地坚持基本路线不动摇,这才有了今天傲立全球的大国风范。今天,习近平同志再次确认“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虽然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发生转化,但是,发展的主题没有变,发展的决心不能动摇。在当今国际形势正在经历深远变革的背景下,发展反而显得更加重要。我们只有一心一意谋发展,努力提高发展质量,致力于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做好自己的事,增强自己的实力,才能任凭风吹雨打,稳坐钓鱼台。在此意义上,发展是国家安全的基础,没有发展,就没有安全。

第三,“总体国家安全观”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都贯彻系统协作的思维。对于国家安全,必须“统筹外部安全和内部安全、国土安全和国民安全、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国家安全决非某些国家机关专责的事务,我们要树立“全民关注国家安全”、“全民维护国家安全”的理念,善于发现社会各领域中的国家安全隐患,自觉将自身工作生活与国家安全联系起来:维护社会治安,勇于善于同违法行为做斗争,就是筑牢国家安全的社会基础;保护环境,爱护绿水青山,就是保住了国家永续发展的物质生命线;回归传统,汲取传统文化的精华,而又创造性地转化,就是维系中国人民的精神生命线;坚决摒弃网络乱象,自觉净化网络环境,就是捍卫虚拟国土;文明旅游,追求旅游的精神乐趣而非单纯的“买买买”,就是塑造中国人良好的形象,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第四,拒绝零和博弈思维,中国应谋求安全共享。当今时代,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国际力量对比更趋平衡,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日益增加,全球治理的需求越发迫切。全球化的时代需要全球化的思维,共同的挑战需要合作的行动。为此,十九大呼吁:“各国人民同心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要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坚决摒弃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走对话而不对抗、结伴而不结盟的国与国交往新路。要坚持以对话解决争端、以协商化解分歧,统筹应对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要同舟共济,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当代中国的国家安全含义在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面临的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相对传统安全观,如今的国家安全观“更具有完整性和系统性”。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发展自然将外部安全与内部安全置于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同等重要地位,这构成了两条战略主线。

在不同时期,有些因素凸现,有些不那么紧迫,需要综合考虑不同因素在国家安全格局中的上升和下降。关于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两者是相互联系、相互转化、并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的。在处理复杂的外部安全问题时,对安全关系的认知应从传统的零和逻辑、相互猜疑转向安全共享、安全共担、安全共建、安全共赢。未来,中国谋求国家安全应更重视国际合作。因为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的背景下,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承担独霸一方的角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问题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摒弃零和游戏和霸权意识。同时,当代世界生态恶化、资源枯竭、气候变化、网络安全、核安全等非传统安全问题并非中国能单独解决,须开展国际合作,参与全球治理。中国应继续通过联合国、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等对话平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贸组织、世界银行、亚投行等机构,通过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来积极促进全球治理,为世界提供更好的公共产品和解决方案。

第五,总体国家安全观是对传统国家安全观念的超越和提升、认识和把握总体国家安全观,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方法,确立科学辩证的思维方式。不可偏废,也不可泛化,更不可机械僵化。

一方面,理解总体国家安全观,不可对国家安全问题过于泛化。不能把一切安全问题都无限度地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如日常生活中的交通安全问题、校园安全问题、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问题、企业的安全生产问题等,虽然都很重要,但是如果仅限于普通的个案,那就是一般的安全问题,达不到国家安全的层次。把一切安全问题都泛化为国家安全问题,只会模糊国家安全问题的焦点,使真正的国家安全问题无法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关注,反而会损害国家安全。

另一方面,理解总体国家安全观,要有动态变化的思维。由于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和多变性,有些不是国家安全的问题,在特定的条件下也可以转化为国家安全问题。如食品安全和农产品安全等公共安全问题,在一般的意义上会危害消费者的健康、损害消费者的利益,虽然也应该严厉打击,但是它一般都有一定的影响范围,达不到国家安全的层次。如果某一方面的食品安全或农产品安全问题对人体有危害,涉及范围非常广泛,而且长期得不到有效治理,那么长期积累的结果就有可能导致身体素质总体大幅下降,病患增加,生产力不足,财政负担加重,甚至使军队的战斗力丧失,那么食品安全和农产品安全问题就会上升成为国家安全问题。习近平总体国家安全观强调公共安全问题,正是基于对现实世界安全问题复杂多变的考虑。

                                                     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郭健彪教授